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6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姊明年結婚


姊明年結婚,我會回來嗎?看她有沒有邀請我,如果有,縱使2年前決裂後我們就沒聯絡,見面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,而且我尚未準備好面對那人,但基於姊妹一場,無論我在哪裡、環境是否允許我暫時離開,我都會回來,因為她希望我在身邊。
 
42早上,弟問我:「下午可以去板橋接大姊到妳家看看,然後吃個飯嗎?」我答:「好。」他怕我沒聽清楚,又說:「是大姊喔!」我回:「我知道阿!」吵架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,那些都過去了,對成熟許多且即將出國的我而言沒什麼好計較,因此我同意見她。不過這麼想的似乎只有我。
 
接弟拿被拖吊的機車後返家,為第1次來的她介紹,她的回應很冷,冷到我不知是否該繼續與她對談。到巷口吃火鍋時,她言行舉止萬分虛假,且不停重複「所以我說要帶腦袋出來」或「不像某人沒帶腦袋」等話,讓我不禁懷疑:教幼稚園的人教著教著就變成幼稚園小朋友,但仍保留大人的心機?還是她以為這樣做能激怒我?後來跟弟討論時,他也說:「她說得連我都覺得不舒服。」所以她到底想幹嘛?有沒有一點跟久未謀面的妹妹吃飯應該要客氣的自覺?
 
飯後返家,她拖拖拉拉不肯接過弟手中她的婚戒給我,最後弟自己問我要不要看。弟事後說:「因為她覺得拿給妳看也沒什麼用,反正她結婚時妳不會回來。」哈,最不瞭解我的人果然是那些有血緣關係者,知道我和姊吵架以及那人事情的朋友,都猜我會回來,只有她們不這麼認為。我本來還覺得如果她想,可以在我家住一天,隔天再回去,但她態度惡劣,使我毫無留人的慾望。她離開前,我說了兩次「掰掰」,她才終於在關門那一刻很小聲的回覆,讓我知道原來她連跟我道別都不願意。
 
不久前與人談到:「如果發生O事,我會轉身就走。」時,有人很生氣的說:「不是每個人都像妳方XX小姐一樣。」是阿,不是每個人都像我ㄧ樣,或者該說最好不要學我。絕情的代價是必須清醒的面對疼痛,那種沒有人想承受的撕心裂肺之痛,痛過以後得花很長一段時間療傷,再努力站起來。相反地,麻醉自己多好?任自己麻痺、載浮載沉,雖然會傷心難過,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,繼續醉生夢死不看現實的險惡,多好?如果我真能做到絕情,或許她的應對不會令我感到難過。
 
姊明年結婚,我會回來嗎?就算她邀請,我也不會回來,因為我不打算自取其辱。弟說:「她只是在害羞。」害羞?有人害羞成這樣的嗎?還是她真認為自己是小朋友,所以像小朋友一樣以欺負自己喜歡的人為樂?或者她根本就想傷人?她以為我希罕去澳洲前見她最後一面嗎?如果她想愈活愈假、愈來愈愛羞辱他人,那麼抱歉,我會包紅包祝她幸福,但婚禮恕我不奉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