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6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清明掃墓


因為大舅舅明天回澎湖,所以今年提早掃墓。弟出生前全家住在外婆家。嬰兒時期的我很難帶,常讓外婆氣到想從四樓把我丟下去。我上小學前不知是因為熟悉、喜歡這樣的環境,還是外婆極寵小孩的關係,每次回去時,都要求獨自留下住十天半個月,然後外公再載我回家。那段時間我總是跟前跟後,當外公外婆的小跟屁蟲;睡在兩老中間,盡享呵護;手巧的外婆特地為小小的我縫枕頭等等,使我集專寵於一身。
 
高二那年外婆過世時,我因為參加蘭姐活動,沒接到第1手消息,也沒能趕去醫院(雖然她在送醫時已無生命跡象,但我還是想在第1時間去見她),回家知道後,只能默默躲進房間哭。她是第1位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位消逝時,我會難過不已的長者。當年我曾寫篇悼念文紀念她,往後九年的清明掃墓,我也從不缺席。
 
前年外公也走了。我的直覺向來準到不可思議:最後一次去醫院看他時,跟最後一次見到外婆一樣,我知道此別恐為絕別。因此趁小舅舅去覓食剩我和外公,而他剛好睜開眼睛時,即使明知他眼神渙散,可能聽不到我說的話,仍認真向他告別:「希望我的人生不會像你這麼失敗,一輩子被負面情緒左右。希望你能早點解脫,不再受病痛折磨……。」結果當天凌晨外公就在睡夢中過世,而我則是孫子輩中,唯一見到他最後一面者。大概是因為我從他生病起就常跟媽回去、跑醫院和療養院,還有已在他生前與他話別,所以他駕鶴西歸時我的反應竟與完全不熟的爺爺蒙主寵召時相同,平淡且沒有流淚的慾望。
 
近四年上山都會令我覺得不適,胸悶、從頭暈到尾,有次還差點吐。每年重複同樣的祭拜方式和流程,而我也如例行公式般,請神佛保佑外婆以及後來住進隔壁的外公,然後站在寧古塔前對兩老說著相同話語:「希望妳們在天堂過得愉快,也請保佑後代子孫平安快樂。」並報告近況。這樣單調甚至有些乏味的行為,卻是每年我必做的事。因為我不想忘本、想遵守傳統禮教、當面探視兩老,所以我來,將自己帶到兩老面前。但這樣的祭祖方式能持續到何時?明年此時我在臺灣嗎?我不知道。或許這是除過年和大年初三同鄉會外,另一個我得放棄的慣例。我該試著調整心態,慢慢接受遙祭先祖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