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4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面試初試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找不到影印店;化妝化太久,導致搭車時間緊迫,偏偏又搭成反方向,面試時間是下午一點,我卻因坐到底站而被司機放在秀朗橋下,手機顯示「1220」。平常不穿高跟鞋導致走不快而且腳痛得半死是我的錯,但是馬路對面的公車站牌消失到哪去?當機立斷的時候到了,走到在等紅燈的計程車陣中,隨便跳進一台,跟司機說我在趕時間,請他開快點,結果他真的開很快,就算是走快速道路也不可能10分鐘就到101吧!

一波三折抵達會場。聽說去年是五、六百人報名,錄取七十幾人,那今年呢?徵才廣告沒有提到錄取人數阿!說明會結束才是面試,信義房屋的影片和介紹,恩,在網站看過;應徵職務的細節,奇怪,這些為何不直接放在網站上?在等待面試的過程中,安排去年最快升主任的學長分享工作經驗,進行無限QA,真好,因為我最不會問問題,卻也最喜歡每場演講的問答時間。

我很喜歡信義房屋的理念「以人為本」、「賺錢不是最重要的事」、「止於至善」等,雖然開始工作後,可能會覺得這樣的想法太天真,但懷抱理想才有實踐的動力。學長提到不動產業的甘苦,菜鳥的命運就是不停的失敗、失敗、再失敗,努力熬過始能享用甜美的果實。不進法律業是因為想與人相處、不想超時工作、想當平凡人,但倒頭來我還是選了一個既競爭又有挑戰性的工作阿!期待將來工作的環境像學長所說:「有家的感覺。」

不知等了多久(不想看時間增加緊張感),終於叫到我的名字,起步,走。在門外等主試者看完履歷,深呼吸數次,心跳仍快。

    進門,等待我的是一位男性、略胖、頭髮有些灰白,初步估計五十幾歲的人。
    「方XX?」
    「是的。」
    「中正大學法律系畢業?」
    「對。」
    「日行一善,那妳希望我日行一善嗎?」
    他說這句話時,我不太懂為什麼這麼問,但仍然立刻回答:「當然,您日行一善我才能被錄用阿!」
    「我以前也是童軍團的。」
    眼睛一亮,怪不得他剛剛那麼說。「真的喔!」有種碰到老朋友的感覺,但這畢竟是面試,我是來應徵工作的,仍然不敢太放鬆。
    「放輕鬆,別緊張。」大概是看到我露出疑惑的表情,他又補充:「妳講話時,呼吸聲很明顯。」
 

    「妳的履歷很多頁,內容也很豐富,剛剛看了很久。說說妳的興趣吧!」
    照表操課,簡述自傳上的內容。
    「妳來應徵的動機是什麼?」
    我仍在背書,但這次沒有背齊全。主考官像是在喃喃自語:「你大學讀法律。」
    「喔!還有不動產和法律有很深的關聯,例如不動產買賣、租賃等。」
    「妳很聰明。」
    呵呵,他暗示地很明顯嘛!姿閔也不停強調這點。
    

    「妳最大的特色是什麼。」
    「人格特質。」
    「那妳有什麼值得驕傲,會讓妳說『妳的人格特質是最大特色』的部分?」
    我提到「不懂得放棄」並稍微詳述。
    「談一下妳面對困境的處理方式。」
    我說當下的反應一定是「傷心、難過、一蹶不振」。國中當小隊長失敗的經驗傷我甚深,雖然高中時已算成功,但我認為是到大學才治療完畢,這些自傳上都有寫,而我又口述一遍。
    「但是進來後,常常會遇到挫折,難道妳要從國中到大學,花那麼久的時間治療嗎?」
    「那時候還小,小時候只懂得靠自己,雖然我有學姊可以詢問。但現在長大了,我知道有很多管道可以解決。」
 

       「看妳是第一次面試才會問這些問題。這樣會不會太放水?」
       忘記他是問什麼問題之後提到得,但他怎麼會這麼問我?令我百思不解。
 

    「妳很年輕,看得出來我們年齡有很大的差距吧!」
    「恩。」
    「猜猜看我幾歲?」
    「我不太會看人的年齡耶!」
 

    「我怕妳身體會撐不住。」
    我一臉疑惑地看著他。
    「妳知道不動產業工作時數通常都很長嗎?名義上是六、七點下班,但實際上可能跟客戶談到十一、二點,然後隔天又要上班,每天這樣循環。」
    「我知道。」
    「這不是面試問題,我在跟妳說真實工作情況。」
    「剛才學長也有說到:『前六個月會很辛苦。』剛上班、踏入這個領域的前六個月會很辛苦,但日子一久,經驗累積多了,與客戶商談、取得客戶信任的能力也會增加,相對地,工作時數就不會那麼長。否則,會很短命的,怎麼可能長壽?」事後想想,最後這句就像在回應他問我年齡那段,並帶著恭維的味道,怪不得我說完後他特別看我一眼。
 

    可能是看我不知為何賴著不走,他說:「好啦!我跟妳說,初試我會讓妳過。」
    「謝謝!」我驚喜道。
    「我會幫妳安排在法律系的店長下。」
    「是因為比較親切、熟悉嗎?謝謝!」
    「妳說妳要嚴謹的嘛!」
    「恩恩,謝謝。」
    其實他跟我談到我將面對的是多麼辛苦的工作,叫我留意手機和email通知,問我喜歡嚴謹還是輕鬆的店長、怎麼會住在中和,跟中和熟不熟時,我已知道會被錄取,但沒有真正接到錄取通知,或從主試者嘴裡聽到答案,我依然無法安心。
 

    我們即將離開面試會場時,他又問道:「妳準備好了嗎?準備好加入信義這個大家族了嗎?」
    又是熟悉的感覺,之前去授銜考驗營時,戴震大哥也常這麼問我們。我猶豫的回答:「我想,應該是準備好了。」
    他大概沒料到我會這麼回,帶著疑問的表情轉頭看我。「因為就算做好心理準備,還是得等實際面對才知道。」
    他點頭,我再次道謝,開心的離開。
 

整體而言,我的表現完全超出預期,哪有人整場面試不停談自己失敗的經驗很多?還有我應該多展現「優秀的一面」不是嗎?平常總愛說得口沫橫飛,面試時怎麼跟自傳一樣謙虛?好吧!上大學以後我就無法在生人面前吹捧自己。

能碰到如此特別的主試者是我運氣好,但我也以幾乎百分之百的誠實面對他,而不是像高中導師說得:「面試是可以訓練的。」特別練出另外一個我來參加面試。不過今天的運氣大概都用在面試上了,回家的公車站牌很遠、還沒過馬路公車就跑掉、坐過站才下車。無論如何,通過初試最重要,接下來就等著去分店(也就是我未來要待的店)實習一天,獲得店長肯定,讓複試順利過關。

最後,再次感謝料事如神的姿閔,幫我改自傳、借我套裝、跟我分析面試的情況等等,妳的大恩大德小女子銘記在心。我這有大餐等著妳吃喔!忘記自行負責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