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6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送舊澎湖行2

       「沒帶大腦出來」這句話竟有用在我身上的時候,或者該說難得我願意對外人表現這一面。今天是624日星期二,來澎湖玩的第二天,同時也是我被可師這麼形容的第二天。說真的,我不介意他人和我開玩笑,但如果是嘲諷式的、次數過多,甚至在不認識的人面前依然如此,我還是會生氣。她很聰明,應該是察覺我動怒的前兆,停止該行為。而我少用大腦的結果是「這次的旅行比往常與羅浮群出遊快樂數倍」,釋放自我是有渲染力的。
 
        原訂計畫是出海玩一整天,但風神颱風駕到,只能在岸邊捕魚和浮潛。傳訊誤差導致我們晚到半小時,聽禧哥講解海蔘、魚、螃蟹等,與認識植物時相同,我聽完就忘。倒是海蔘的觸感很特別,既滑且軟,還會在我手中變換體型,很有趣,我似乎是現場第一個敢拿著它的遊客。體驗澎湖漁民傳統捕魚法----抱墩(詳細介紹請見照片),搬開一塊塊的大石頭、趕魚、收網,一連串的動作使我稍微瞭解先民的辛勞。禧哥說我們魚穫量很豐富,除石斑魚外,尚有幾種不常見的螃蟹。
 
        更衣浮潛,穿新泳裝的感覺很特別,因為它與舊的差太多,可惜忘記照相,但看到昨天沒有的景象----梓育下巴快垮掉----還蠻值得的。澎湖的海很乾淨,海裡視野開闊,海水鹽分超高,小嚐一口便滿嘴鹽巴。喝一大口者的說法則是:「澎湖的海不止鹹,還很苦。」穿救生衣浮潛很不方便,想沉到水底觀看石頭細縫,仍被撐在水面。但仰躺在海上,隨海流起伏是一種享受;第一次戴會蓋住鼻子的蛙鏡,嘴巴呼吸的感覺很不好受,不過在海裡要閉氣,所以用嘴巴還是鼻子呼吸根本沒差,倒是大家戴著講話都有鼻音,很好笑;與海流為敵是不智之舉,但努力打水依然不進反退還蠻好玩的;禧哥抓到河豚,它從消氣狀態到氣鼓鼓的,我不得不說它愈生氣愈可愛,戴手套拿它一點也不刺,大伙傳著照相後還它自由。
 
    直接敲開石頭上的野蚵,用海水沖沖便吃,是很特別的經驗,但套句春文的話:「昨晚的比較好吃。」老五招待的烤蚵和生蚵都是新鮮又好吃,害我回台灣後都不敢隨便吃蚵,怕會自動嫌棄它們。我撿到的都是寄居蟹而非螺,好吧!再次證明我不擅長分辨這些。
 
    更衣畢,前往「美東芳」用餐。這裡的招牌是牛肉麵,兩大盤魯味上桌沒多久就被瓜分完,看來大家都餓了。牛肉麵是名副其實的招牌,無論是牛肉、麵還是湯都好吃極了。此外,加一小匙老闆娘特製的花椒,更是美味,可惜沒賣,不然我真想買罐帶走。
 
    下午禧哥開車載我們重遊西嶼:在跨海大橋最佳照相點合影、大義宮看巨神像、走海濱到西嶼大池看海蝕崖地形的柱狀玄武岩、經牛心灣觀牛心形的玄武岩、在內垵遊憩區見識五星級廁所----除馬桶和洗手台外,純木造建築,很難想像有如此高級的公廁。去西嶼餌炮遙想以假炮吸引敵人攻擊、在海邊坡地上見到數十頭牧牛,母牛從我盯著牠們看時起便瞪著我,擺出護衛小牛的姿態,使我再次感嘆母愛的偉大。在整修中的西嶼東臺外晃一圈便前往昨天僅遠觀的西嶼燈塔(或稱漁翁島燈塔)
 
    回馬公北辰市場買風茹草,野生的和養殖的差好多,後者完全沒有香味,愛喝茶的我和可師各帶一大袋野生的回家。累倒,午覺從半小時變成兩小時,然後精神飽滿的和帶兩瓶紅酒給我們的大舅舅吃飯、逛街。
 
    晚餐是四川料理,剛坐下大舅舅便點的招牌----蔥油餅,卻是最後上來的,但梓育說得好:「美味值得等待。」蔥油餅夾肉讓已吃撐得我愛不釋手。蒸蝦肉鮮且肥、魚湯好喝、空心菜、蚵蠣等都很好吃,讓人意猶未盡。想點卻被告知冬季才有的炒茼蒿,期待大舅舅履行承諾,帶回台灣。除我以外,眾人皆未飽,於是在排骨酥麵續攤。大舅舅說那家店不敢標價,怕一標價就沒有客人敢上門,排骨湯和排骨餛飩麵各兩碗竟花四六O大洋,恩,的確不便宜。不過它們有這個價值,湯香、濃、純,喝一小碗就令我口齒留香。
 
    逛馬公市區,經天后宮、馬公老郵局、古色古香且保存良好的順承門,到馬公最老的街----中央街,品嘗黑糖糕、冰心黑糖糕,看四眼井想像四人同時自同一井打水的景況,去千萬不能下水(大舅舅說那裡的海水極髒,只有不知情的遊客會在那裡玩水)的觀音亭賞夜景,而後返回玄武岩民宿,喝一小杯紅酒,結束充實的一天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