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7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送舊澎湖行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
梓育提議、我附議、大家通過,我自告奮勇請在澎湖待18年的大舅舅幫忙,兩週內搞定6/23-27去澎湖的事宜。

    和大家約好6/23中午左右到馬公,但春文和梓育近八點到,我和可師則是十一點左右才到。一出機門瞄到旁邊站著兩個人,不甚在意的走過,其中一人揮了揮手中的名牌,我才驚覺那是大舅舅。果然是在機場工作的人,竟連我坐在幾號都知道,接機的地點近到就在飛機門口,但我有眼不識泰山,對他視而不見。現在才發現大舅舅和阿婆一樣走路超快,習慣慢吞吞的我得拿出在台北趕車練出來的腳力才勉強跟上。

提領行李、交號碼牌、準備相機、與春文和梓育碰面,她們太早起床以至於意識尚未恢復,因此我期待的事沒有發生,令我好生失望。其實也不算沒發生啦!大舅舅一見到我就說我穿得很清涼,而可師見到我後,也不停地說「有妖怪」,還說遠遠的看根本認不出我。哈哈哈,沒錯,我故意嚇嚇他們,因為我平常絕對不可能穿短褲和露背裝的。開什麼玩笑,這是我工作前最後一次玩那麼多天耶,不享受就太對不起自己了,而所謂的享受當然也包括嚇壞大家囉!尤其是平常八風吹不動的梓育和可師,天知道我有多想看她們變臉。準備相機則是我媽的主意,她說要在見到她們之前就把相機拿在手上,便於照下她們驚訝的表情,可惜我一個也沒照到。

到馬公的第一餐是整桌的海鮮,詳細菜名我沒抄所以不記得,但五個人吃十菜一湯也夠誇張的了。新鮮的海鮮讓人忍不住一嚐再嚐,肚皮鼓鼓得逛北環、換另一個胃吃冰去。阿虹的仙人掌冰把我和可師的胃口養刁,再吃其他家都覺得無味;它的燒酒螺則是讓不太吃辣的我吃到嘴唇紅腫、滿臉通紅,不敢浪費,最後仍是送進垃圾桶;它的茶葉蛋也不錯,老闆娘一直請大舅舅喝風茹茶的景象則很有趣。風茹茶很像青草茶,卻比青草茶更好喝,於是我和可師第二天去市場打包一大袋的風茹草回台灣。

中屯風車從飛機上看得感覺和陸上完全不同,我在此處第一次領教澎湖的豔陽,明明熱得半死,仍被下令穿薄外套避免曬傷。通樑古榕讓我見識榕樹可以開枝散葉到什麼地步,而它似乎能繼續成長。小門地質館的介紹是我從小就分不清楚的礦物、植物和鳥類,還是印章比較吸引人。鯨魚洞很特別,石敢當從圖片變成實物的感覺也不錯,而梓育努力摸石碑認字及可師請他站到側面來看,讓我和春文哈哈大笑。西嶼燈塔,很小,第一天遠眺、第二天近看。我對燈塔的興趣不大,倒是塔旁建築物視野遼闊,得觀海天一色之美。

晚餐依然是豐盛的海鮮大餐,在海上餐廳用餐的感覺真棒,只是前夜睡眠不足害我一直暈船,與可師換位後改善很多,不過我旁邊的那位就沒那麼幸運。烤蚵當主餐有點怪,但大舅舅親烤得鮮美多汁好吃極了。河豚皮是透明的耶!沾醬吃Q軟有勁。蝦子生吃,別誤會,不是活蹦亂跳的,是無法動彈的,撥殼沾醬一口吞下,只能用美味來形容,我、春文和可師包辦整盤。澎湖的麵線、沒有腥味的墨魚香腸、現釣的小卷等,也都使我捨不得放下筷子。

如果不是太疲憊,我應該會釣小管,體驗春文說的手痠、或許還有釣到的樂趣。夜晚的海更深不可測,獨自站在甲板,總想以身試海的深度,尤如在高樓窗邊想要墜落,從小即是如此,懸崖走久也會累。海風涼冷,幸有烤爐當暖爐。

回到玄午岩民宿,梳洗後,一夜好眠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