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6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告別

    大概是要告別吧!我用一段時間重看中正羅浮版三年前的文章(可能最近會看完後三年),感觸極深,尤其是我想了很久而打出來的「我有一個想法」。

    一直記得我曾在版上PO篇文章,但詳細內容早忘了,今日重讀,不禁令我汗顏。大一時,強烈的不甘,隨著我入團時間愈久愈淡,因為我愈來愈習慣團的運作模式,包括絕大多數當初我難以適應,甚至拒絕接受的部分,例如沒有溝通平台、一盤散沙。大四回首,見到太多早已浮現,卻習焉不察的問題。這些問題將被畢業的我們帶走,留下的,是嶄新、讓學弟們盡情發揮、沒有任何包袱的團。

    上週日是羅浮期末聚餐,同時也是選出下屆群長的日子。去年我囂張地搶去學弟的鋒頭,今年則完全與我無關,我只需冷眼旁觀即可,而我的確也這麼做。本來這次我想跟大家說我的決定,但當天缺乏開口的欲望,因此,雖然春文提醒,這事仍壓在心裡。我花了一年的時間接受我的選擇----大學畢業即退出踏入長達十年的童軍界,因為我再也找不到待在童軍的理由。高中和大學兩階段,進新學校找社團時,我總會不自覺地走向童軍團,因為在那裡我找到了「家」----團裡有一群年紀相仿,卻比家人還像家人的伙伴們。然而,走完這四年,到前陣子為止我都以為大一的不滿在後幾年獲得補償,但深沉的無力感、大四稍微卸下的防備心卻再三反駁我。

    倒數第二年,我接下群長一職,懷著雄心壯志上任。沒有人知道那一年,看似什麼事都沒做的我,究竟付出多少代價在經營團。更不會有人曉得,大四我的精、氣、神大符衰頹的原因是什麼,因為我看起來還是那麼的「正常」。
 


    難過的是,我大權在握仍未達成自我期許的目標。

    遺憾的是,以這樣的方式離開十年的依戀。

    傷人的是,我未出口的言語。
 


    可師說我是一旦決定改變就絕不回頭的人,沒錯,我是。因此,這篇文章不知有幾位我本欲告知卻又作罷者會看到,但送舊澎湖行是我最後一次主辦、參與羅浮活動。此後,除非回母團幫忙,或者有天某人某事能讓我回心轉意,否則我就此與童軍絕緣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