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分享各種心得的地方,歡迎大家批評指教,但不當之言論恕我刪除
  • 156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火鍋麻將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上週四考完最後一科強執,急忙回家準備晚上羅浮群來家裡煮火鍋所須物品。春文是第一位抵達者,接著可師、昭葦、梓育和小朱帶著超乎想像的食材來敲門:我們才六人,他們卻買了足以餵飽十名普通人的量,即使我們這群人的食量不算小,依然剩下三分之一以上的食物未動,於是開啟第二天火鍋麻將之旅,而第二天和第一天相同的原因,導致第三天繼續瘋。

    第一天的火鍋料多到難以逐一計算
(六盤肉只佔總食物的五、六分之一)
。大伙圍著圓桌,昭葦撈火鍋料時的配音「嘿嘿嘿」很有趣,小朱的,嗯,恕我將他比喻為「政客」模式能帶動吃飯的氣氛,還算不錯啦!可師不時發表其見解,春文、梓育和我偶爾插話,一頓飯就這樣開心的吃完。然後重頭戲來也,梓育送昭葦和可師回去的同時,裕衡帶著麻將到達,趕忙清桌、除小朱外四人各佔四角,「刷刷刷」的洗麻將囉!

    這是我第二次玩麻將,上次剛好是一年前,和系女籃同樣是吃完火鍋、在同一個地點玩,唯一的差別是之前坐在巧拼上用方桌打,這次坐在椅子上用圓桌打。太久沒碰果然會忘記,再加上剛考完期末考,即毫不喘息的進晚上節目,過於疲憊的我常呈現呆滯狀態,麻將非橋牌,無法激起我的鬥志,套句裕衡說的話:「好吧!你們學不壞也是好事啦!」這樣算不算學不壞,而第三天又算不算學壞了?我不知道。

    裕衡和小朱你一言我一語的將玩麻將比喻為和女朋友相處,我只能說還蠻特別的。除第三天外,幾乎都是以龜速,花兩個多小時玩完一雀。尤其是第二天,小朱玩麻將會讓玩得人失去耐心,看得人忍不住動嘴或動手,而他先伸手再喊「碰」更是讓我笑翻天。相反地,春文先喊花色和數字再出牌也頗有趣。最正常也最可憐的是不斷說:「求人不如求己」、「新手的下家不是餓死就是吃撐」的梓育和裕衡,前兩天陪我們這些新手玩真是辛苦你們了!第三天換用方桌玩,聲音小、排牌快、打得迅速、裕衡不停自摸或胡、邊打邊吃宵夜,結束連三天玩到凌晨,中間那天甚至和春文聊到天亮,可惜烏雲密佈看不到日出,再跟昭萎吃早餐的瘋狂之旅。

    麻將還蠻有趣的,不愧是國粹,但不知道為什麼,它就是無法像橋牌一樣讓我上癮。連三天吃火鍋、玩麻將的確太瘋狂,但不把握最後的學生生活好好瘋一瘋,之後就沒得瘋了,不過梓育說乾脆用團費買一副麻將,我們也立刻覆議,看來我們可以準備改成麻將社囉!下次還是換玩橋牌吧,我好想念橋牌喔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